从不嗑药的小黑

收藏成癖
懒极了
画渣,不会写文,爱抽风
全职坑底躺平爬不出来了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韩张昊翔总之吃的都很官方!同好求扩(。・ω・。)ノ♡这里长安qq1392947810_(:3」∠)_

【全职高手】孙哲平其人

张家族长名起灵:

码!


毛线团:



*含双花倾向




如果非要给角色贴个标签的话,孙哲平的标签是“狂”,这几乎毫无疑问。然而,某种程度上来说该标签也造成了一定误解和偏见,他的狂傲被一味强调,在一些人看来,孙哲平不仅狂霸酷炫吊,还“绝情狠心不在乎一切”。




实际上,哪怕孙哲平在书中出场次数并不是很多,也可以看出他不仅对过去还抱有怀念,同时对于自己的手伤也有着深深的遗憾和痛苦。








先来看孙哲平首次正式出场。此时是职业联盟第九赛季,冬季转会窗口关闭,赛程已经进入下半程,离他因伤退役已经过去了三年半。他手中的账号不是第一狂剑落花狼藉,而是仅有四件橙装的再睡一夏,凭借此账号,他打败了由叶修操作的斩楼兰。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叶修操作的不是熟悉的职业和账号,在这方面比较吃亏,但斩楼兰是职业选手的账号,义斩更是一支土豪队伍,身上的装备绝对好过再睡一夏,因此可以说,孙哲平赢这一场并非胜之不武。而一个已经退役三年半,手上带伤的人,要公平地赢过叶修,需要怎样的实力?在场的人都能意识到这种强大,楼冠宁更是出言询问他是否有意复出,而孙哲平此时的反应是:







“复出……”孙哲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缓缓抬起他那缠着绷带的左手,“我这手,已经应付不了高强度的职业比赛了。”







“离开赛场已经四年了。孙哲平依然可以击败叶秋,这说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荣耀。四年里,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他为了荣耀做出过多少努力?结果到头来却只能是这样的结果,这种苦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0931. 受伤的大神》)








接着孙哲平暂时加入兴欣,挑战赛决赛对上嘉世,和苏沐橙在擂台赛相遇。这一场,苏沐橙打得强硬,孙哲平更是以毫不妥协的姿态冲向枪炮师的炮火,以近乎胡来的作风一剑一剑劈开反坦克炮的炮弹迎击对手。最后他输掉了比赛,“孙哲平心下清楚,因为对手比他打得更聪明,而他或许一直以来都只是在胡来吧!”







只是很可惜,自己现在来这样胡来的机会都不会太有,真的有些怀念以前,可以在场上尽情胡来的日子啊!(《1028. 到此为止了》)







如果说张佳乐怀念着过去,孙哲平又何尝不是如此。那是最为肆意与昂扬的青春,最黄金的岁月,一切尚未发生,一切皆有希望的日子。








而这些遗憾,苦涩与怀念最集中的体现是在兴欣挑战赛夺冠后的庆功宴上。孙哲平挽起袖子要跟大伙儿拼酒,陈果很疑惑,职业选手都不怎么喝酒,因为“长期被酒精麻醉,会导致反应下降,身体迟钝,双手失去稳定,这对于一位职业选手来说都是大忌。”







“是啊!职业选手,都不应该喝酒的。”孙哲平听到了陈果说的话,回头笑了笑,但笑容里满是苦涩,而后一仰头,一杯酒就已经下肚了。







“职业选手是不应该喝酒的,但是孙哲平,显然已经不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这个众人欢庆胜利的场面,对他而言,反倒是多增了几分失落。他本可以做得更多的,现有这点微薄的贡献,根本无法让他觉得满足。”




“莫凡上场表现也不多,罗辑在决赛中更是没有登场,但是,他们还有未来,他们还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去争取。但是孙哲平呢,他没有,他已只能是这样,心怀不甘,让胜利来增加失落。这,或许就是他可以勉强比赛,但是,却一直也没有复出意图的原因,对于他来说,这样,根本不足够啊!”




“孙哲平,根本也是不会喝酒的吧?他们这些大神,为了心中的理想,一直严格地要求着自己。孙哲平已经退役多少年了?显然还在坚持着滴酒不沾的职业习惯,否则也不至于三杯就倒。酒量和技术一样,也是可以磨炼出来的。但是孙哲平没有,他坚持着职业选手的习惯,他保护着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期待有朝一日还有重返赛场的机会?”(《1056. 至少都还在》)




这是一段很让人揪心的描述。孙哲平很狂,也很强,但是,他已经没有真正的未来了。在他正处于巅峰期时,就被迫迎来了终结,一开始就不给机会和半路夭折相比,到底哪一种更加痛苦,恐怕很难说得清。孙哲平也许试图放下一切,但过去的种种还是融为一杯苦酒,混着不甘咽下。








而且,这种不甘所带来的苦涩恐怕比表面看起来更为剧烈。叶修邀请孙哲平加入兴欣时,有这么一段对话:







“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孙哲平冷笑。




“报仇?”叶修笑,“我只是想赢而已。”




“说得好,其实我也是。”孙哲平说。




(《0932. 为了胜利》)







而早在职业联盟的第一个夏休期,网吧里把嘉世对皇风的总决赛看了整整十遍的孙哲平就已经在无限憧憬那个最高决战的舞台,“如果自己身处在那样的画面(决赛)中,他会做些什么呢,他能做到什么”。当然,光靠他一个人还无法做到,但是很幸运,冲破西部荒野的光和影,他找到了那个搭档,“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家伙,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在脑补的那个画面渐渐完整起来了。这个画面,应该足以站在那个舞台,可以置身于自己看了足足十遍的那场战斗中了吧?”(《巅峰荣耀 · 那时花开》)。不同于一般选手,孙哲平有自信,有实力,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最高荣耀去的,而且,他要赢。他和他的搭档也确实不是在异想天开,刚一出道,他们率领的百花就是备受瞩目的黑马,被冠以繁花血景之名的组合也在新秀年即封神(“第二赛季的繁花血景组合,第三赛季的王杰希,第四赛季中黄金一代的多位选手,第五赛季的周泽楷……他们在新秀年所表现出的水准,就已直接封神”《1672. 顶端的新秀》),次年更是席卷荣耀,抢下常规赛第一的宝座。孙哲平曾经如此接近那个自己憧憬的画面,却最终输在了最后一步。当时,他一定极不甘心,但是未来还很长,他还有机会。然而,五赛季他们重新起航,在积分榜上一路领跑时,命运很突兀地斩断了他的前路。“我只是想赢而已”“这个画面,应该足以站在那个舞台”,他曾经怀着多大的希冀,却要用这种方式彻底告别梦想。况且,这一年原本是他有机会弥补第三赛季遗憾和不甘的一年,但是突然之间,那种遗憾和不甘变得永恒了。这种感觉会有多苦涩,会有多煎熬,旁人恐怕很难体会。更何况,第十赛季时“兴欣是他这次复出的起点,这支他并不陌生的草根队现在居然真就这样犀利地朝着冠军杀了去。如果自己还在这队中,孙哲平相信自己一定会因为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无法释放自己而疯掉”(《1487. 真百花》)。兴欣尚且如此,第五赛季眼睁睁看着搭档一个人在悲观和唱衰声中咬牙把百花拉进决赛又落败,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那种要疯掉的感觉必然会是十赛季的数倍。百花是以他和张佳乐为根基创立的队伍,是他寄托了所有理想的地方,然而最后,他只能无能为力地旁观。孙哲平怎么可能“不在乎一切”,他很在乎,也很遗憾,很不甘,这些年他明显没有真正远离荣耀,也关心荣耀里发生的事情(“孙哲平果然还是挺关心荣耀的,连挑战赛里的状况都知道。”《0932. 为了胜利》),同时他也是个不逃避不退缩的人,但是“原来百花式打法也经过了很多改变啊!这些年自己刻意没去留意,现在,真的有点跟不上脚步了”(《1357. 失手》),他却无法坦然地以旁观者的心态观察搭档的变化。显然,在他伤退的那些日子里,这是不能碰触的一个结。而且孙哲平真的完全不清楚张佳乐的状况吗?并非如此。十赛季叶修与张佳乐的擂台赛中,孙哲平感慨道“这才是你啊!”“就在张佳乐孤军率领百花奋战的岁月,他的技巧更精纯了,可是他的百花式打法,在那时都有些脱离该有的神髓。但现在,完全回来了。”孙哲平很清楚张佳乐一个人疯狂所肩负的重担以及随之而来的改变,他也一直想说“其实不必如此的”,但是“这包袱完全是因为他的伤退栽到张佳乐身上的,在对方如此拼命扛起的时候,他又怎么能矫情地告诉对方你不要如此呢?愿意背负,那就坚强地前进吧!孙哲平就是这样的人,他只会这样顽强地鼓励老友”(《1487. 真百花》),这是混合了愧疚和祝愿的心情,也是一种很深沉的感情,“绝情”之说从何谈起呢。








再来看网游中再见繁花血景那一段。孙哲平告诉张佳乐要斩断一切,指的是彻底忘记过去,同过去的人与事诀别吗?恐怕并非如此。孙哲平自己就还怀念着过去,感慨过物是人非“陌生的是,昔日熟悉的许多人,都已经不在这里,孙哲平每一轮看到的,都是许多陌生的面孔。甚至包括他身边的这几位,都不再是他记忆中的联盟,记忆中的队友。铁打的角色,流水的选手。都过去了……孙哲平暗地里不止一次这样心下感慨着”(《1183. 熟悉的感觉》)。他怎么会去要求张佳乐做这种自己都没有做到的事。显然,要斩断的并不是过去本身,而是过去对心情造成的影响。前文提过,孙哲平在对战苏沐橙时追忆过往昔的时光,也很清楚当时苏沐橙的纠结,但是他“却也不会因为这,在比赛上有什么心慈手软,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无论如何,自己要做的,只是赢得比赛而已,不管对手是谁,有什么处境,有什么心情,站到场上来,除了胜负,没有其他”(《1028. 到此为止了》)。而当时的张佳乐,他对百花的感情,对百花的愧疚,已经影响了他的心情和判断,他无法把百花真正当成一个对手,不忍心也好,赎罪也好,张佳乐甚至无法对百花的粉丝开枪。“过去”成了张佳乐的束缚。所以孙哲平出现在他身前,“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该放下负担,去无牵无绊地追求荣耀的是你。时隔三年半,孙哲平依旧能比任何人都懂张佳乐的心情,并且帮他卸下这个枷锁。繁花血景沉寂多时了,百花战队多番尝试复刻却始终无法完成,而两位创始人在多年后无需任何练习就能立刻重现,当时两人甚至没有同队伤害豁免,这简直是近乎本能的默契。如此的往日重现再度勾起了过去的回忆,又或者说,在张佳乐看来,他和孙哲平本就该是在一起的搭档,所以叶修出现时,他说:“又想再破一次我们的繁花血景吗?”我们的繁花血景。在张佳乐心中,繁花血景绝对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很有可能他至今也没有真正接受无法再与搭档并肩作战这件事。但梦总是要醒的。叶修要孙哲平站开一些,孙哲平依言退后了,张佳乐这才意识到他头顶上义斩天下的公会名称,“顷刻间,张佳乐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这一步再次将张佳乐从过去中拉了回来。为什么孙哲平不再继续与张佳乐共同战斗了?百花不应该成为张佳乐的束缚,如今的孙哲平同样不行。张佳乐懂这种用意和心情吗?“再见了!像之前朝百花谷公会举枪一样,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抬起右手,一枪,准确射向战场另一端的再睡一夏。子弹射出的血花从再睡一夏身上飞溅而出,再睡一夏的重剑咆哮着,朝这方向斩出了一记血影狂刀,拦在当前的人,当即被一剑斩飞。再睡一夏那并无表情的角色脸上,张佳乐似乎看到了一抹笑容。重剑扛肩,潇洒转身。‘闪!’终于彻底告别过去的张佳乐也恢复了理智洒脱”(《0952. 莫名其妙的混乱局面》)。这一枪就是回答与感谢。理解是相互的,张佳乐显然清楚搭档的用心。因为,这一幕并非孙哲平绝情地“舍弃”,而是在老友艰难行路上的一把助推。








以及,张佳乐对于锋放水后,孙哲平那句“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是恨铁不成钢的责怪吗?首先,张佳乐为什么要对于锋放水。于锋并非他的百花老队友,不会存在不忍之心,而且他先前当着粉丝的面朝于锋开了一枪,没有理由突然又下不去手。所以,“不开枪”和之前的“开枪”一样,张佳乐是有意为之,目的很明显,为了百花。如果说之前的一枪爆头让粉丝对张佳乐彻底断绝了怀念,只余下纯粹的恨,那么此时的放水更进一步巩固了于锋在百花粉心中的地位。







俱乐部比起粉丝来说要理智千倍,张佳乐既不愿回头,他们不会像粉丝这样念念不忘。张佳乐在百花的影响力,此时反倒成了他们想要改变,想要进一步发展的掣肘。如何消除张佳乐复出霸图给百花带来的悲剧性的影响,俱乐部其实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这样的会议,花开堪折也参与过很多次。百花粉丝们执迷于过去,而对新来的核心大神于锋不冷不热,这其实也是让俱乐部很头痛很无奈的一件事。而此刻,看到于锋的狂剑士奋不顾身地冲上,而拦下的正是张佳乐和疑似孙哲平朝百花公会的大打出手时,花开堪折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机会。新的百花英雄,必将在今天诞生,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凸显出来。




没有任何一种打法或战术是绝对无敌的,但繁花血景在百花粉丝心目就是近乎无敌的存在。然而现在,他们却在盼着于锋破掉繁花血景。因为这个符号,已经不再专属于百花,而是成了百花的敌人。




花开堪折捏了一把汗。这是于锋真正上位的好机会,俱乐部也一直盼着他能早日真正接掌百花的旗帜,让百花的拥趸们不要整天再念着那已经不再是百花的选手和角色。而现在,这样的机会就在眼前,但是,委实太难了一点。




花开堪折心怀期待,毕竟以这样的方式在百花玩家心中树立形象,比起唱一出苦肉戏要强太多了。苦肉戏,到底还是挥拭不掉百花粉丝心中今不如昔的念头。花开堪折心中各种念头翻转,甚至有思考是不是能有什么作弊的手段可以帮到于锋,遗憾的是实在想不出。这种职业级的对决,根本和普通玩家的思考领域是两回事。花开堪折看着团队,于锋狂剑士的血条越来越低,心下越发地着急了。这突然发现,由于光影遮挡,他们此时完全看不到于锋的悲壮,估计就是最终扔一具尸体出来。如此一来,于锋的努力,完全就同化成那些进去就死的普通人了,这出苦肉戏,能找到多少认同感,值得商榷。(《0951. 机会》)







繁花血景再次出现时已然不再是百花的守护者,而变成了刀刃相向的敌人,无论于锋愿意与否,攻破繁花血景则意味着他将是百花的新英雄。百花目前成绩并不稳定,于锋的状态也受到了粉丝态度的影响,可以说,他们急需确立新核心。这一点,俱乐部的管理人员花开堪折清楚,曾担任队长的张佳乐清楚,作为初代队长的孙哲平也不可能不清楚。




所以,在于锋感觉“我恐怕不行了……““看到生命直垂到底,于锋深叹了一口气,他对百花的守护,也只能做到这地步了。最后一丝生命,就彻底燃尽吧!”时,张佳乐收手了。苦肉戏最终还是演成了,只不过主演换了一个人。张佳乐的“心软”是对百花的心软,不是下不去手,而是为百花做最后一件事。对这种做法,孙哲平的态度显然不是“恨铁不成钢”,因为接着他就提点了于锋“小子,繁花血景呢,看似是寄生于弹药专家的百花式打法,但事实上,真正掌控这一打法节奏的,是狂剑士,想再现繁花血景,你还得加把劲啊!”(《0952. 莫名其妙的混乱局面》),孙哲平同样在为百花做最后一件事。要知道,“观众席上的孙哲平笑着。他现在已经不再和张佳乐是队友,如果还是,他一定会在赛前提醒张佳乐这一点。莫凡,这个家伙在脱身方面的技巧,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高超,即使是用百花式打法,想要困住他恐怕也要多加注意才行”(《1490. 逃跑不是目的》),为保公平,孙哲平甚至连莫凡拾荒出身的才能都没有特意提醒老搭档,却把繁花血景的命门告诉了于锋。孙哲平张佳乐这两位百花的元老,前队长,因为不同原因最终都没能带领百花夺冠,然而他们已经为这支战队做了可以做的每件事。








再来说孙哲平的狂。首先,孙哲平的狂是天生的,至少他17岁时该特质已经显露无遗。这种狂来源于自信,那种“你强,但是我能打败你”的自信;自信又带来了骄傲,普通人遇到战队挖墙角多少会感到高兴,而孙哲平的第一反应是试试对方的身手,到底有没有那个实力值得自己加入。同时他做事又很直接,叫招揽他的队伍三个人一起上,理由不过是因为这样能更快认清成色,这又加深了别人对他“狂”的印象。当然,这些都有他强劲的实力做基底,且不仅仅是操作上,“他的职业生涯中,不知多少次将别人眼中的莽撞、不谨慎、太激进强硬地转化成了胜机。这当然不可能全凭运气,这当中所藏的,是精准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这之后,就是放手一搏的勇气和决心,而这,正是许多人欠缺,而孙哲平具备的”(《1184. 一起回归的糟糕体验》)。这些因素也造成了他在打法上的“狂”:







他明明只是一个人,但看起来偏偏就有千军万马般的气势。(《0994. 现在他死了》)










哪怕是一向勇猛前进的韩文清,人们所见的却多是他的猛,而孙哲平,更多的是狂,视一切为无物的狂!




这无关速度,而是节奏。孙哲平的节奏,从来都是拉到最满,节拍的变换,快慢的转换?没有,孙哲平的概念里没有这些东西,他的节奏,向来就是一步做到位,一步就做到极致……孙哲平向来就是在极限中比赛。




(《1184. 一起回归的糟糕体验》)







这成就了孙哲平第一狂剑之名,然而,也是由于这种不加节制的战斗风格,最终导致了他过早燃尽职业生涯。“很多选手手部都有隐疾。像孙哲平那样的手伤,就不能说是什么意外,是他一直以来的战斗风格给手部造成了过大的压力,积劳成疾,最终爆发”(《0953. 见好就收》)。




一般来说,趋利避害,人们会因此做出一些改变,比如放慢节奏,打得更加保守。然而孙哲平却不是如此:







强攻不过,战术走位?不,这从来不是孙哲平的风格,许多年前不是,现在也不会是。或许有很多人都在暗暗看着,看这伤退多年复出的孙哲平,是不是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雄风。孙哲平就是要让这些人知道,哪怕自己有手伤,哪怕自己每次只能经历几分钟的高水平战斗,但是就在这区区几分钟里,他不会退缩,不会回避,他将继续秉承他一贯的方式。因为这就是他的风格,这才是孙哲平,第一狂剑的风采,不会因为任何事而褪色。只能表现几分钟,那么就让人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1028. 到此为止了》)







如果说孙哲平之前的狂还带有几分年少轻狂的意味,那么如此多的曲折跌宕命运多舛后,他依旧保有的这份心气,则是一种傲骨铮铮的狂。人总是容易被世事磨去棱角,变得不再像当初的自己,但是孙哲平,在最好的岁月从高峰跌落谷底,再次出现时手上依旧缠着绷带,其人,其作风,却没有丝毫改变,实在很不简单。同样,他的搭档张佳乐,四次一步之遥失去冠军,几乎舍弃一切遭万人唾弃,也依旧保持着开朗乐观的心性,不曾怨天尤人。可以说,虽然屡遭磨难,他们最宝贵的品质也没有一丝损毁。而且,孙哲平从未放弃复健和练习,即使绝了冠军梦也要在义斩复出,傲视一切挫折险阻只为几分钟的精彩,这种“狂”与张佳乐相信“百花可以燃尽一切”,咆哮着“一定要赢”的“疯”有本质上的共鸣。“疯”和“狂”才能构成繁花血景,因为繁花血景“并不仅仅需要技术,和选手的性格也大有关联”(《1386. 所谓互补》)。这种“性格”与相处时间没有关系,是一个人最根本的东西。因此,虽然许多年不曾并肩作战,甚至可能毫无联系,但两个人一直走在共同追求和奋斗的道路上,并没有渐行渐远。也因为这样,五年之后,“他的心情,他的目标,他的追求,孙哲平完全懂”(《1487. 真百花》),甚至只用一场比赛的时间就吃透了新百花式打法,这意味着他对张佳乐的意识与思维模式,以及心境变化极为了解。且在观众和解说皆以为张佳乐老了压不住莫凡时“但是当看到曾经并肩战斗的好友表现精彩时,他都能由衷地笑了出来。‘真是很稳重。’孙哲平的目光,注视的是还在房间内的百花缭乱,以及那还未散尽的光影”(《1490. 逃跑不是目的》)。他们因荣耀而结识,共同度过了最黄金的岁月,又因荣耀而重逢,对彼此的心情和感受心照不宣,且始终怀有同样的梦,这种理解和熟悉是很深层次的。








以及,孙哲平不后悔没有加入兴欣,“选择义斩,是明智的,孙哲平没有后悔”(《1487. 真百花》),张佳乐也不后悔没有加入兴欣,“没有接受叶修的邀请,没有回到百花加入了霸图,他都不后悔。此时,他为胜者送上祝福,而他自己的路还是要靠他自己走下去”(《1573. 各自的路》);孙哲平是一个很坦荡干脆的人,张佳乐所在的霸图和兴欣对上,“狭路相逢勇者胜,他的信念就是这么简单。心情,从不会成为他在场上的负担,所以当他观看比赛时,同样如此”,而张佳乐虽然内心背着包袱,从也从来没有让这些包袱阻挡自己的前进,九赛季季后赛客战百花,他在嘘声与攻击中拿下MVP就是证明;孙哲平“凭着心中那份对荣耀始终也无法完全舍弃的念想”即使打不了几场比赛仍旧选择复出,张佳乐甘愿舍弃一切背负骂名也要重回赛场是因为“他心中还是有一份念想的,永不会停歇的念想”;孙哲平“和他的再睡一夏,一步一步向前,敲打着每个人的内心,没人想到找死,他们所看到的,是一位职业选手,和他的角色,以不屈的意志,顽强地向前,一步一步,永不停歇,或许他会死在路上,但是,永远别想看到他做出丝毫妥协”(《1028. 到此为止了》),张佳乐“以一敌三,就是把牙咬碎了也要打下去,攻击君莫笑!张佳乐不退,百花缭乱不退。这份强硬,身处局中的任何人都能感受到,而这强硬的意义,大家也都完全清楚。兴欣本就是想用强攻逼退张佳乐,再反救小手冰凉,实现一箭双雕,却不料,张佳乐不退,死也不退”(《1571. 谁来解开僵局》)。可以说,孙哲平和张佳乐在心性上有一些极为相似的东西,这才是他们能够以极高默契创造繁花血景的根本原因,心灵相通靠的不仅仅是后天的磨合,否则繁花血景也不会不可复制,更重要的是最核心品质的契合。








孙哲平是十分让人惋惜的一个角色,即使带着伤,也在正式比赛中两度把叶修逼到几乎落败。让人不禁会想,如果他没有受伤会如何,如果他晚几年出道,赶上联盟发展得更为成熟的好时候,拥有科学的保养方法与医疗团队,手伤不那么快爆发会如何。然而没有如果。伤病永远是竞技体育选手最大的梦魇,他夺去人的状态甚至职业生涯,消磨人的斗志和意志,甚至直接把人拖入抑郁症的深渊。孙哲平遭遇如此打击,却丝毫不见颓唐,不甘和遗憾虽然始终无法消除,但那份狂傲也绝无褪色。且在我看来,这种“狂”最动人之处就在于,孙哲平并非心性冷僻毫不在乎之人,他在乎,心中有所挂念,也实实在在地品尝着痛苦,但他依旧是他自己,这几乎可以算作一种经摔打后依旧纯粹的赤子之心。








<完>






















评论

热度(60)

  1. 草木灰木草毛线团 转载了此文字
  2. 从不嗑药的小黑神佛不渡 转载了此文字
  3. 神佛不渡毛线团 转载了此文字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