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嗑药的小黑

收藏成癖
懒极了
画渣,不会写文,爱抽风
全职坑底躺平爬不出来了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韩张昊翔总之吃的都很官方!同好求扩(。・ω・。)ノ♡这里长安qq1392947810_(:3」∠)_

对人物“孙哲平”的个人看法

张家族长名起灵:

be_like_:



有道理。不在乎。有一句非常戳我的是【孙哲平这辈子在乎的不多,最在乎的就是荣耀,和张佳乐。而这两个他都得不到了。】 感觉很贴切。虽然我还是愿意脑补他们特别甜hhhhhh




殷北辙:







说起孙哲平,听到的评价无外乎狂、傲。








孙哲平不过二十五岁,但是也已经二十五岁了。再狂傲不拘大概更多的也只是在赛场上操纵狂剑士拼杀的时候。社会是个磨圆人的地方,比如孙翔在整本书的前后变化。已经二十五岁经过大起大落,带着手伤回到职业赛场的孙哲平——我觉得他的日常态度不可能只是狂。















“复出……”孙哲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缓缓抬起他那缠着绷带的左手,“我这手,已经应付不了高强度的职业比赛了。”








“偶尔当然还是可以,但是时间不能长。不然你以为我真怕和他的战斗法师来一局吗?”孙哲平说。















无所谓。不知道是不是我对孙哲平的理解偏离了原著,但是在我一直的印象里,孙哲平在赛场上再酷炫叼,生活中的态度最多也就是无所谓,不把很多事放在眼里。就像他在兴欣那会和叶修商量诛仙的事,叫不全人人耳熟能详的四大战术大师的名字,一如既往的不关心转会消息。他对荣耀的态度在我看来是非常纯粹的,别的事情他能不在乎就不在乎,只管在赛场拥有荣耀的那一刻。















    “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孙哲平冷笑。








    “报仇?”叶修笑,“我只是想赢而已。”








    “说得好,其实我也是。”孙哲平说。








    “英雄,一起吧!”叶修说。








    “帮我报名。”孙哲平手一抖,一张帐号卡朝着叶修飞了过去。挑战赛报名帐号,也是要刷卡登录的。








“爽快!”叶修接卡,立刻登录网站更新兴欣战队的挑战赛队伍状况。一般人再次目瞪口呆,怎么着?这么三言两语,一件很起来蛮重大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不是号称四大战术大师吗,还有一个呢?”孙哲平说。








“肖时钦?”叶修问。








“好像是这名。”孙哲平点头。








“你多关心关心后辈行不行?名字都记不住啊!”叶修鄙视。








  “嗯……”








  “嗯是什么意思?”








  “别废话了,找他看看!”孙哲平说。








  “你到底搞没搞清楚状况啊!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个队?”叶修说。








  “哪个队!?”








  “嘉世啊!”叶修说。








  “哦?”








  “你哦什么哦,你不看转会新闻的吗?”叶修说。








  “从来不看。”孙哲平说。















另外,作为曾经百花战队的队长,孙哲平当时不可能、现在也不可能只是狂。队长要打得一手好荣耀,但是不代表是打得最好的那个,也未必是单独决定战术的,更多的是他能否带领队伍。一个队长会影响整个队伍的灵魂。最明显的代表是韩文清。队长的说话言行,一举一动都会无形成为其他人的风向标。孙哲平退役后,张佳乐接过队长职务后性情肯定有变化,队长是两个很重的字。顺带一提,张佳乐可能没有找到适合他的当一名队长的方法,至少他选的(也许是和孙哲平类似的方式)给他自己带来了太大的压力。















 又一剑劈空后,孙哲平自己都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张佳乐后来想过,把杂念射杀干净这种事只有孙哲平能办到。人非圣贤,我不相信,哪怕是孙哲平就不会有迷茫的时候。他在原著里的出现已经过了五年,五年里该有的情感都沉淀了下去,不代表他有立刻调整对心态的本事。只是没人看得透,他的傲也说明着他不是会随便说出心事和别人分担的人。他认为自己能承担不会被苦难反扑,事实证明他确实做得不错。















“你还是那么疯!”张佳乐感慨。他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和他一样,曾经深受百花玩家喜爱和依赖的另一位大神。而此时,却和这些曾经支持过他们的粉丝拔刀相向,心中不带有一丝涟漪的,这正是他昔日的那个搭档可以做出来的事。
















疯,这是孙哲平,也是后来另一种情况疯的张佳乐。孙哲平骨子里是自信堆砌的狂傲,但是生活中绝对是个有分寸的人。我无法想象一个会看不惯孙翔挑衅举动的人,在生活中也是不可一世的样子。















   陈果气,正待将这家伙赶走,一旁孙哲平突然开口:“你是谁?”








    孙翔一怔,说话这位,貌似没在兴欣见过,但是假装不认识自己这大神的伎俩,倒是早就见识过了。孙翔这次没被撩拨起来,冷笑了一声,反问了一句:“你又是谁?”








    “我是你爷爷。”孙哲平淡定答道。








      孙翔果然招架不住,气个半死,怒道:“你胡说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回家问你爸去,不要在这碍眼了。”孙哲平依旧淡定。








“你你你……”孙翔你个半天,多个字也没说出来。结果孙哲平理也不理,手一挥,招呼众人:“走,回了。”















孙哲平很疯,但是他疯得粗中有细。不可能为了自己冲动、畅快而影响团队的利益。同样可见再见繁花血景前后章节,直到最后孙哲平才出现搅合已经一团乱的情况。















“最后的团队赛。”叶修望着众人,“我、小唐、包子、一帆、老魏,孙哲平。”








“不带治疗?太疯了!”团队赛的名单,连孙哲平都有被吓到。















对对手。前面提过孙哲平不在乎比赛以外的事情,你中国人外国人,战术大师还是第一什么,砍倒你才是最重要的。他不在乎不代表他不会去想,至少不会主动去想。个人认为只有除去了花在荣耀上的时间,他才会某些时候触及到了想这些事情——否则这些都不是他挂心的。原著里孙哲平在比赛前后触景感慨的次数,我记得的就有三次。















 “不错。”对于这个对阵,孙哲平很满意,眼中已经燃起了不一样的光火。








    退役了多年,重返了这片赛场,这里的一切,孙哲平即熟悉,却又有一些陌生。








    熟悉的是,无论怎样更新,怎样提升。这里终究是荣耀的战场,撕杀的,依旧是那24种职业。








    陌生的是,昔日熟悉的许多人。都已经不在这里,孙哲平每一轮看到的,都是许多陌生的面孔。甚至包括他身边的这几位,都不再是他记忆中的联盟,记忆中的队友。








    铁打的角色,流水的选手。








    都过去了……








    孙哲平暗里不只一次这样心下感慨着。但是此时,此刻。场上,站在他对面的,叶修!








    孙哲平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最初的那些个赛季,熟悉的人,熟悉的角色,熟悉的事,熟悉的感觉。








  “开始吧!”孙哲平右手握拳,送到嘴边。朝里吹了一口气。








这是他昔日习惯性的一个动作,很多粉丝都已经淡忘,不,连孙哲平自己,也没有在复出后重复往日的习惯。但是现在,忽然间有了一些都熟悉起来的感觉后,这种招牌式的动作,自然而然地就做出了。















把苦难吃进肚子里打磨成珍珠,贝壳看起来还是贝壳。








二十五岁就经历了无法避免的挫折,有点无法想象他应付完其他人后独自坐下,看着手指屈伸颤抖给自己判死刑的时候的样子。嘴里不止一次说过他认为自己已经不是一名职业选手,五年来却保持着职业选手的作息习惯,复出后的表现也足以说明他从没真正离开过荣耀。















 “是啊!职业选手,都不应该喝酒的。”孙哲平听到了陈果说的话。回头笑了笑,但笑容里满是苦涩,而后一仰头,一杯酒就已经下肚了。








……








 陈果却更难过了。孙哲平,根本也是不会喝酒的吧?他们这些大神,为了心中的理想,一直严格地要求着自己。孙哲平已经退役多少年了?显然还在坚持着滴酒不沾的职业习惯,否则也不至于三杯就倒。酒量和技术一样,也是可以磨练出来的。








    但是孙哲平没有,他坚持着职业选手的习惯,他保护着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期待有朝一日还有重返赛场的机会?















孙哲平,这个人就这样坦然接受了事实。这其中的曲折没人知道,痛楚也不会让人触碰。张佳乐把过去打包成了包袱,叶修拾起君莫笑从头再来,韩文清用行动证明他从不回头。孙哲平对过去的态度更接近“不去”在乎,手伤爆发不得不退出比赛又宣布退役都没能磨了他的性子,外界的事物确实无法影响到他。















我愿意的意思,也就是不解释。








这就是孙哲平的性格,他的手伤了,他无法再成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了,但是他的人,始终没有变过。















他甘心吗?没有哪个和冠军失之交臂的人是甘心的,虫爹在接受读者提问的时候说过,输了比赛真正会躲起来骂的怪的只有自己(原句好像不是这样)。不甘心的流露各有不同,像喻文州大概会不动声色的微笑祝贺转身在战术笔记上补上几笔。孙哲平不会走太多场面,应该也会送上祝贺,只是不会给好脸色。















 孙哲平心下清楚,因为对手比他打得更聪明,而他或许一直以来都只是在胡来吧!








 只是很可惜,自己现在来这样胡来的机会都不会太有,真的有些怀念以前,可以在场上尽情胡来的日子啊!
















未到而立之年的孙哲平已经足够的成熟,也不乏和叶修再见面时的咬牙切齿,和昔日的“仇敌”抬杠过嘴瘾的年轻人心性。















“对。”孙哲平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他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是的是的,特别没下限。”魏琛连忙表示赞同,很显然,孙哲平所说的“他们”要包括叶修,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嘛!








“呵呵。”叶修干笑了一声。








“还不以为耻。”魏琛摇头叹息。








“反以为荣。”孙哲平也叹息,看着叶修,像是看着什么无可救药的东西似的。















能率领一支队伍在赛场里披荆斩棘,能一语点破前搭档的心思推他一把,能淡然接受第一狂剑称呼也能坦然承认现状。有这么一句话,我能承受多少诋毁,就能承受多少赞美。孙哲平却是个,某种程度上来说活得很自我也很潇洒的人,他什么都能承受,因为他成什么样子也永远不会丢了自己。















“还能打?”握着孙哲平右手的时候,主席刻意地加了点力道。笑着。








“不是很能,不过也足够了。”即便是面对联盟主席,孙哲平张扬依旧。
















 








以上有感而发,不知道是否因为我习惯性的想得很多,导致得到性格偏差太大的点评。在此凌乱的说完,还望得到讨论和受到指正。





评论

热度(81)

  1. 从不嗑药的小黑神佛不渡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佛不渡be_like_ 转载了此文字
  3. 北淮久寻不见乔be_like_ 转载了此文字
  4. 北淮久寻不见乔九墨初七 转载了此文字
  5. 九墨初七be_like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