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嗑药的小黑

收藏成癖
懒极了
画渣,不会写文,爱抽风
全职坑底躺平爬不出来了
伞修喻黄双花双鬼韩张昊翔总之吃的都很官方!同好求扩(。・ω・。)ノ♡这里长安qq1392947810_(:3」∠)_

[伞修] 薄荷烟

wocccccccc如果我变成回忆……

冰喵:

花落月明:



收录于10.18湾家伞修only茶会文本




有幸参与这一次茶会的文本创作!很开心能认识两个超棒的主催,以及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w




近期学业充,好久都没上线了,先说句抱歉XD




 




 




 




 




 




薄荷烟




 




cp:伞修




by:萧月




 




苏沐秋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就觉得他这人有意思。




究竟是怎么个有意思法?具体让他细说,他说不上来,就觉得这人做什么事都和别人不一样,丢到人堆里也能靠着本事鹤立鸡群出来,总之不乏味。彼时苏沐秋借着牛逼的唱功上了不少节目,也算是个不红不淡的二流歌手,抱着吉他一出场,也能骗骗小姑娘。他翘着脚窝在嘉世传媒办公楼休息室里,吹着空调望着外面一大片明晃晃的太阳出神,晃得自己眼睛疼。化妆师抱着一摞简历敲敲门,苏哥您看,这是公司新来的几个助理,都是有经验的,您看着挑个好的给自己帮个手?




苏沐秋拿过那一堆简历草草翻了翻,只看照片——妹子也就算了,几个男助理照片也是画得油头粉面,一看就不知道P了多少天。又把那一堆简历扔了回去:哎,你收着,再说。




这边说着,就听门口有人敲门。




苏沐秋休息室楼层不低,能摸上来的多半是公司内部熟人,化妆师也没怎么想就过去开。门一打开她就傻了,卧槽这人谁?饶是她在嘉世混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叶修倒是坦荡,晃晃荡荡就进来了,哎,你们这儿招平面设计师是吗,在这面试?说着就从单肩运动包往外掏东西,好像是卡住了拿不出来,他就专心地去鼓捣那只包,看得化妆师一阵心惊胆战,就怕他掏瓶硫酸或者掏把菜刀出来,今儿就交待这儿了。好在叶修最后掏出来的是个薄文件夹,两片塑胶膜包着一摞纸:作品集有带,你要看就瞧一眼,我放这儿了。




这边苏沐秋倒觉得有意思起来了,清清嗓子干脆就开演:好,我看看,有几年平面设计经验?看你年龄像应届,哪儿毕业的?就见叶修笑笑,我没念大学。这话听得苏沐秋一愣,也没去问为什么,混这行的,没点辛酸血泪故事,哪站得住脚,早被淘汰掉了。苏沐秋两手撑着桌子,皮鞋敲在地砖上,倒还真叫他演出来了几分霸道总裁的气势,就这么心怀鬼胎地替广告部继续面试了下去,看得化妆师满后背的冷汗,手速如飞地掏出手机向自家领导求救。只可惜她到底还是低估了自家大神,还没等一条消息编辑完毕,那边苏沐秋已经开始聊到别的方面了:广告部现在不是很急用人手啊,有没有兴趣给歌手当当助理?




叶修笑了。我看那歌手就是你吧——苏沐秋?电视上看过几次,声线蛮稳的哎。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子,他又说,我抽烟,你介意吗?




 




要说不介意那是假的,身为歌手,无论如何都要把影响嗓子的东西从自己身边排除掉。但是苏沐秋就是点了头,讲一句不介意,铁了心就是想把叶修从广告部偷到自己身边来。想不到叶修简历写着没经验,干起活来毫不含糊,苏沐秋的发展势头日渐红火,看得隔壁几家直眼红。苏沐秋不管他们,翘着脚悠闲的样子,要不你也捡个叶修这样的回来啊。换来叶修踢他一脚:别玩了,起来录音,练琴了没有?苏沐秋就瘪着嘴不说话了。




来南京录节目的时候已经是六月的尾巴了。南京入了夏,火炉一样地烤人,来接机的车子里居然没有开冷气,一路上热得让人心烦意乱。叶修在飞机上忍了一路,从口袋里摸烟盒出来。一款薄荷烟,苏沐秋替他选的,价钱比自己习惯的八块钱红塔山高了不少,但好就好在口感清凉,适合夏天。虽然叶修觉得低焦油的烟实在没什么抽的必要,但是看着苏沐秋拧着眉毛盯着他,他还是苦笑一下努力改变自己口味,顺便关照一下身体健康。




苏沐秋眼疾手快把那盒烟抽出来,揣在自己的口袋里:这么热的天,你也抽烟?光点火就够热的了。叶修也热得心烦,脖子上糊了一层汗,凝成细细密密的水珠,没理会苏沐秋,只是转头透过黑蒙蒙的贴膜车窗看着外面的风景,繁华的路,行色匆匆的人,转得飞快的空调扇,明晃晃的天光和晒得快要融化的柏油街。




就听苏沐秋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想回杭州了,凉快。叶修转头瞥一眼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打印纸塞给苏沐秋:凉快又能差几度。哪儿都是一样的,这是下午的活动流程,你记一下。




车子里面就又没声了。




到酒店门前要下车的时候,五十岁的司机师傅看了看左右,拉着苏沐秋说,你好歹也是个明星,被助理天天训话是怎么回事?他态度这样不如辞掉他,年轻人,不要太会忍。苏沐秋失笑,敷衍了几句就钻回冷气十足的酒店里。




他是拿叶修当朋友来相处的。这话讲出去任谁也不信,只当苏沐秋公关做得太好八面玲珑。做明星的,就算和助理关系不错,也总是有那么一层上下级的意思在里面;讲朋友?谁同你做朋友?一旦助理离职了,不在背后捅你几刀那都是重义气的。只是苏沐秋总觉得叶修不一样。他这个助理当得有些不称职,管天管地,连苏沐秋的个人生活都要管一管。十一点不睡觉,热衷打游戏?那我就开个账号,追杀你一个天翻地覆。实在不行拔电卡,付诸暴力手段,总有一款值得苏沐秋拥有。这对于一个熬夜成瘾的小明星来说是致命的心理打击,苏沐秋咬着牙愤愤的表情,却向来对叶修无可奈何。




没办法。离不开,舍不得。




圈里都以为苏沐秋是直男。小姑娘照样泡,烈酒混着饮料照样喝,跟魏琛两个人蹲在后台看伴舞妹子们的大腿简直是他们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秘密。然而他也没同任何人讲过,自打他见到叶修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在自己心里已经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了。




所以到底是因为叶修工作得水平太好,不想让他被别的明星抢去,还是自己另有企图?苏沐秋自己也说不清。只觉得他似乎已经习惯了烟味绕在自己身边的感觉,闭上眼睛梦到的仍然是大亮的夏日天光,温暖而美好,叶修就站在阳光里,黑色大理石的地砖拉长了他的身形,不帅,但吸引致命。




一碗潜移默化的毒。




  




录完节目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夜半时分也未见得凉快多少,风吹在脸上都是热的。杭州夏天的晚上也是这样的——每个城市夏天的晚上都是这样的,有川流不息的马路和拼命闪烁的街灯,人声鼎沸。苏沐秋抹了抹透过厚重粉底渗出来的汗水,望了望天空——毛月亮。




叶修问他要不要去吃个宵夜,同为经纪人的好友林敬言给他推荐了家大排档。苏沐秋欣然应允。叶修摘了他的墨镜,又扣给他一顶棒球帽,苏沐秋没有动作,任凭叶修折腾。他乐意跟着叶修四处转,去哪儿都好,最高档的酒店,最便宜的旅馆,最喧闹的街市,又或者扎着花围裙的老板和他的小铺,桌子上一层油腻擦不净。




老板不认识他们,只当他们是附近艺校的学生,两盘烤串盛得实实在在。叶修转身去拿筷子,苏沐秋就盯着两个铁托盘发呆。自从签约成为艺人以后,他就很少来这种地方了,也不知道林敬言为什么会中意这儿,还推荐给叶修。烤串放了辣椒面,苏沐秋尝了几根,辣得脸颊通红。




叶修正在店的另一端问老板要纸巾,穿了件简单的黑衬衫,下摆掖在皮带里,腰细得离谱。苏沐秋只觉得自己的汗沿着脊背往下淌,湿了自己T恤。他这边正心猿意马,那边叶修拎着纸巾盒过来了,问他一句,看什么呢?




苏沐秋摇头,掩饰一般把手伸向烤尖椒。伸到一半被叶修按住了,刻意压低了嗓子,低沉的声音飘到苏沐秋耳朵里:明天晚上方锐演唱会,你忘了你是嘉宾,要上去唱歌了?使劲吃辣?想在全国人民面前唱破音?




苏沐秋嘿嘿一笑把手收回来,转去倒醋,一边倒一边说,我要是唱破音了,挨骂的还不是你?




叶修懒得跟他争这些无聊的小嘴炮。他们俩都是爱打游戏的主,有什么问题,竞技场一决胜负,简单粗暴,十分好用。回酒店之后苏沐秋干脆抱着笔记本到叶修的房间里打游戏,两个人酣战几场,叶修踹他一脚:睡觉去。




苏沐秋只能闷闷说一声,哦。然后静静地看叶修开一盒新的烟——薄荷的,苏沐秋推荐的那一种。




叶修要了两扎啤酒,冰镇的,推给苏沐秋一个杯子,却也牢牢盯着他不许多喝。苏沐秋看着他挽起来的衬衫袖口,分明的骨节和流畅的线条,忍不住就想把网游里的PK转移到真人战场上来。他拿筷子挑了挑烤土豆,没忍住,大声说了一句,叶修我真想揍你。




叶修说,好,来揍。你在网游里不是喜欢用枪系吗?去搞把枪,然后突突了我,我都不会躲。等你突突完了,正好给我一个机会掐死你。




苏沐秋觉得他们两个人都喝多了。




是哪个砖家发表过研究报告的,暴力程度和性欲成正比?




  




隔天两个人去场地彩排,一切顺利。苏沐秋抱着话筒在台上假装撕心裂肺地唱情歌,叶修握着节目单卷成的纸筒在台下坐着。灯光耀眼得太过分了,让苏沐秋满眼只能剩下舞台这么大一块儿小地方,这是他赖以生存的世界,而他的灵魂世界在台下抽着烟看着自己。苏沐秋只能看见一片烟雾缭绕,怎样睁大眼睛,都看不清叶修的脸。




下台以后叶修拿纸筒敲他的头。




你表情太夸张了,稍微演得收敛一些。唱《如果我变成回忆》你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干什么?学韩文清?




苏沐秋拳头砸他肩膀,却不往下接话了。多说无益,他知道。




  




场地是个露天的体育馆,舞台也是露天的,设备也是露天的,真不知道方锐这人是什么品位,林敬言居然也由着他胡闹。苏沐秋坐在嘉宾席,看着方锐在夜色里摇头晃脑。他的歌很多都节奏较快,满满的都是少年人张狂的活力,年轻得惹人嫉妒。




有雨落下来了。




苏沐秋想起来昨天抬头那轮毛月亮,觉得方锐开这场演唱会一定没有请王杰希看过风水。只可惜他小瞧了方锐的活力,大毛孩子淋着雨也一样又唱又跳嗨到不行——年轻就是好,苏沐秋心里想。快到他的节目了,他起身去后台做准备,却在走到后台的时候发现一片乱七八糟。叶修挽着袖子搬一个机箱进屋,音响淋了雨,湿透。




“怎么了?”




“乐队的键盘,帮忙盖防水的时候手被机箱夹了……等一下你的伴奏他恐怕弹不了。”




“哦,那我不上?”苏沐秋倒是一脸无所谓。




“不行,你要上的。换个歌吧。”叶修站起身来,抓过自己的外套。




后来苏沐秋站到台上的时候,响起来的是钢琴音色的伴奏。




  




陪你饮多酒,陪你疯过透,还要如何讲牵手?




情人靠太近,未敢猜永久,怎样可算是白头?




  




这首歌是苏沐秋半年前的新专辑主打歌。当时约的是业界最红的作词人张佳乐,但是他没有档期,只能往后推迟。公司上下急得一团乱麻的时候,也不知叶修从哪儿找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网络作词人,填好了这首歌词,如期发布新歌。




那个作词人叫君莫笑,苏沐秋在网上搜过几次,没什么结果,也就渐渐忘掉这名字了,只记得叶修拿一根铅笔在歌词上给他画圈圈,这里要重音,强调着唱这个字,明白吗?




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明不明白,稀里糊涂地就录完了歌。




如今苏沐秋站在六月末夜晚的夏雨里,浑身湿透,反而清醒了。昨天他吃了辣,虽然不多,但嗓子也有些哑,一字一句,却更把歌词唱到深刻。




  




将你的背影据为己有,如何能骗自己足够,这旅行太长,前路太陡,怎好带你走。




  




他往乐队的方向看过去。叶修站在防雨棚里,仍然叼着烟,一点火光穿过雨帘明明灭灭,笼罩在舞台上聚光灯恰好能容纳的边缘,半边于明,半边于暗。叶修接替了键盘手的位置,修长的手指弹奏过苏沐秋最为耳熟能详的旋律,高高低低——苏沐秋似乎就突然明白了这首歌词。




他在狂乱的雨里握着话筒唱歌,一字一句,尽是掩藏在歌词之下的渴盼和疯狂。他觉得叶修听得懂,如果不懂,怎会那么明白地就圈出了重点?




在这之前,他从来不知道叶修居然是个钢琴好手。苏沐秋甚至觉得他站在台上,远远地都能闻见叶修的薄荷烟味,冰凉的味道,将他从夏日无边的酷暑里解救出来,舒舒服服地待在他身边。




一首歌唱完,方锐走过来拍他肩,简单地问好。之后就是两人合唱之类的节目,苏沐秋唱得心不在焉。




  




演唱会结束的时候雨已经停了,空气里重新弥漫回了夏日特有的闷热潮湿。叶修两手插口袋在一条小巷子里等苏沐秋,握着一包烟一支一支地抽,薄荷的,口感冰凉,却烧着灼热的尘灰,像不动声色燃起来的一场快意,由他负责接续。




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被苏沐秋按在墙上了。烟头落在脚边的水潭里,挣扎出一缕不甘逝去的白雾。苏沐秋吻过来,像方才落过的一场急雨,凌乱得毫不压抑。叶修把右手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来,轻轻抱住苏沐秋的腰。




  




这旅行太长,前路太陡,你偏跟我走。




离夏天过去还有很久。




 




 




 




 




 




——Fin——






评论

热度(211)

  1. 从不嗑药的小黑冰喵 转载了此文字
    wocccccccc如果我变成回忆……